醒作文

优秀作文大全 编辑: http://www.mingyanw.com

1、醒作文

“今天作业是什么?”“老师上课要默写吗?”“唉课代表,这个……”又来了。我心里闷想着,越想越烦。“我不知道!”四个字再次飞出口中,回答那些没完没了的问题。

责任是什么呢?我不曾想过。虽然有很多人不止一次提到过责任,但我一直认为我并不用负责那些无聊的问题。

窗外飘着小雨,太阳已经开始往下落了。我终于帮老师记录完了近几次的成绩,一脸无奈的走出办公室。出了教学楼,忽然想起有作业没带,急忙跑回去,幸好班里还亮着灯。应该是值日生吧,我心想。班里的卫生委员是出了名儿的负责,甚至达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,一点儿橡皮屑都不放过这么晚了。一定是值日,没有合格。

想着便到了班门口,令我惊讶的是,我并没有看到两三个值日生,只有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黑板前努力的跳着,试图擦掉黑板上面的红色粉笔印。她就是卫生委员,那红笔印儿好像是我写作业时不经意画上的一道,明知道红粉笔最难擦,我为什么要在那么高的地方留下一道笔印?我不尽有些愧疚。

“你怎么还不走,值日生呢?”我问道。“哦”她看了我一眼,继续擦黑板,“让她们先走了,”她换了一块抹布,把黑板整个擦了一遍。“为什么呀?我心生疑惑,她不是吹毛求疵吗?“今天下雨呢,她们家作文远”,她已经第三次把黑板整个擦了一遍了,这仅仅是我来之后看到的。

“我还有作业没拿呢。”我刚迈进山门一步,忽然想到我沾满泥水的鞋底儿,抱歉的退了出来。“没事的,你进来吧,大不了我再擦一遍”。我小心翼翼的掂着脚,走到那干净得发亮的地面,拿完东西马上退了出来。她又拿拖把把我认为干净到极致的地面再拖了一遍。“你为什么还要弄啊,已经这么干净了”我不禁问道。“还不够呢,我们班的卫生一直是有奖的,不能松懈呀。何况我是卫生委员,这是我应尽的责任啊。”

责任吗?我看到墙上各种卫生表扬的奖状,现在的卫生可能已经远远超过被表扬的标准了吧。责任这个话题我是最没有发言权的,但我可进步的空间不是更大吗?

每天为我们准备一道题,却被我们认为浪费时间的学习委员;体育课催我们跑步,却被埋怨的体育委员;总是提醒纪律,却被我们指责多管闲事儿的纪律委员;这不都是她们在尽责吗?何况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科代表,责任要少一些,不更应该尽责吗?我好像从梦中初醒一般,想通了些什么。

从那以后,班里便多了一个认真负责热心肠的课代表。每次作业我都会耐心解释,同学们的问题我都会认真回答。她叫醒我的那份责任,我也会保存下来,去叫醒更多人。

本文作者简介
作者姓名戴雨农 作者年龄13岁零6个月
在读学校河北安国兴华中学 在读班级初二7班
性格特点浮躁 家庭成员爸爸、妈妈
平时爱好钢琴 平均成绩100分
指导老师赵广平 老师职务班主任

2、醒作文

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信步走着,淅沥的小雨随着暮色的降临越加迅猛,但我却顾不上那么多,烦躁与愤怒的阴霾早已将我填满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大概是她总是那么的漫不经心,每次跟她说话都要重复数遍;她强迫我要把每一件事情做好而全然不顾我的劳累;她要求我穿上笨重厚大的外套…。最终琐碎的溪流汇聚成今日愤怒的狂风巨浪,乃至最后的摔门而去。

视线不由地触及到一对母女。这对母女正共撑着一把雨伞焦急地行走着,显然是在寻找避雨的地方。女儿故意将雨伞倾向母亲那一边,但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半边大衣早已淋湿。她用自己并不高大的身躯尽力为母亲挡住一边风雨。

我的心里一阵懊悔,我从未为母亲做过些什么。默默地加快了脚步,却不想迎面撞上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她衣冠不整,头发凌乱,脚步跌撞而又带有几许慌乱。她着急地四处张望,口中喊着我的名字,原本独立强大的气焰踪影全无。她的双手紧紧握成拳,睫毛细微地颤抖着,皱纹下的双眼被雨水淋的有些睁不开。她的脸颊几乎惨白,边跑几步边是不是停下大口大口地喘气。她没有拿伞,甚至连件外套也没有披,雨水顺着她的脸流了下来,头发紧紧贴着头皮。

我再也忍不住,向她跑了过去。我总是不记后果的做事,从未想过自己的行为举止会对母亲产生多大的心理负担。这真的是母亲吗?真的是那个严厉、不近人情的母亲吗?我从来没有意识到,母亲其实也是一位普通人,是会悲伤,会害怕,会衰老的普通人。不论她的外表再怎样的坚强,她也是一位寻常不过的母亲。她会因为我不及后果作文的举动而冒然寻我,会因我的消失而惊慌。

看见我,她的瞳孔微微放大,毫不停歇地朝我冲过来。她稍稍咬着唇,黑发下的无数银丝有些刺眼。她略微肥大的身躯与那不妥的衣着吸引了众人的目光,但她却像没有注意到似的目不斜视,双眼紧紧盯着我,最终在我身前停下。原本眸中转瞬即逝的脆弱早已不复存在。

我闭了闭眼,做好了挨骂的准备,按照母亲的性格,这肯定是逃不掉的。但令人惊奇的是,母亲并未说些什么,深深看了我一眼后便拉着我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
她忍不住咳嗽了几声,向前踉跄了几步,唇紧紧地抿着,脸色霎时又变得苍白。我猛然想到,母亲身体不好。思绪不由地回到了以前,母亲做饭时手不经意地扶着腰;母亲时不时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庞;母亲背着我拿药的身影。尽管母亲刻意掩饰,但她是把我从小照顾到大、我最亲近的母亲啊!我却一直可以忽略这些细节,而只懂得一味的享受,不愿为她付出分毫。

尽管如此,母亲仍想尽办法将我照顾得细致入微。恍惚,母亲的身影与其往日的身影渐渐重叠。母亲半夜给学习的我送热水;母亲不辞千里地跑去学校给我送饭;母亲每天工作到很晚却仍坚持做家务…。

我不由加快了脚步,将外套脱下,举过头顶,学着之前女儿的样子为母亲挡雨。“对不起。”我低声说道。不知她是否听清了我这细若蚊鸣的道歉,但她大步向前的身影停顿了一下,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。

雨仍在不停地下着,按理说我的身体应该是潮湿寒冷的,但我的内心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暖。我的双眼有些湿润,分不清是雨还是泪。我,醒了。

本文作者简介
作者姓名程佳客 作者年龄13岁零1个月
在读学校一三八中学 在读班级初二7班
性格特点坚韧不拔 家庭成员爸爸、妈妈
平时爱好游泳 平均成绩102分
指导老师龙吐珠 老师职务副班主任

3、猜你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