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达祖:喜迁莺

名人名言大全 编辑: http://www.mingyanw.com

1、史达祖:喜迁莺

《喜迁莺》

史达祖

月波疑滴,

望玉壶天近,

了无尘隔。

翠眼圈花,

冰丝织练,

黄道宝光相直。

自怜诗酒瘦,

难应接许多春色。

最无赖,

是随香趁烛,

曾伴狂客。

踪迹,

漫记忆,

老了杜郎,

忍听东风笛。

柳院灯疏,

梅厅雪在,

谁与细倾春碧?

旧情拘未定,

犹自学当年游历,

怕万一,

误玉人夜寒帘隙。

赏析:

此词为咏正月十五元宵访旧之作。上片写景感怀。词人将月景、灯景做了生动描绘,渲染了欢乐气氛。“自怜”五句辞意顿折,写自己在元宵夜的独特心情:为耽诗、病酒而瘦损憔悴,自怜自伤,对绚丽春色“难应接”,即没有情绪;而对“随香趁烛,曾伴狂客”,即对追赏元宵灯景,陪伴少年轻狂则“最无赖”,即最无聊!在元宵良夜,词人表现出违离众俗的不谐和情绪。下片写独寻旧时踪迹。词人重寻旧日清幽的柳院梅厅,那垂柳依依的院落,寒梅俏立的厅堂,那稀疏的灯火,积存的残雪,处处都能见到旧日的痕迹,然而,物是人非、玉人已去、庭院已空,“谁与”句则以诘问方式追怀昔日“细倾春碧”的亲密相处,感叹玉人渺茫,再无人为我“细倾春碧”了。“旧情”四句解释词人重寻旧踪的动机。文如人,词如人生,人生而矛盾,词亦吞吐难言,前言后语大异其趣。

2、史达祖:秋霁

《秋霁》

史达祖

江水苍苍,

望倦柳愁荷,

共感秋色。

废阁先凉,

古帘空暮,

雁程最嫌风力。

故园信息,

爱渠入眼南山碧。

念上国,

谁是脍鲈江汉未归客。

还又岁晚瘦骨临风,

夜闻秋声,

吹动岑寂。

露蛩悲青灯冷屋,

翻书愁上鬓毛白。

年少俊游浑断得,

但可怜处,

无奈苒苒魂惊,

采香南浦,

剪梅烟驿。

赏析:

宁宗开禧三年因韩侂胄北伐失败,词人牵连入狱,嘉定初(1208)黥面流贬江汉时所作。上片触景生感。“江水”三句为全词营造了萧瑟、悲凉的氛围。“废阁”三句传达出词人落魄江汉的孤独、犹如远飞的孤雁在猛劲的风力中颠沛。“故园”四句抒写对故园山水之眷恋和对京都繁华之怀念,“谁是”句传达出流落江汉,家园难归的弃逐感。下片写客中送客之悲。“还又”点出岁末秋寒时节之重复,表明流贬多年,“瘦骨”二字描摹出词人流贬憔悴,瘦骨支离的衰残之状,暗示出其身心的劳顿与痛楚。“秋声”、“露蛩”四句从江边触动词人“岑寂”,写到冷屋独伴孤灯,骚扰词人无法读书消磨寂寞,愁染鬓斑的凄寂和悲苦。“年少”四句写词人流贬后俊雅的游伴全已断绝了消息,本已十分孤独,偏在羁旅漂泊之际,在南浦采撷香草送别,在雾绕烟迷的驿馆剪梅赠寄,总之,多少次客中送客,使自己深品家国离绝的况味,神魂惊悸,一片茫然无奈也。本词粗看都是些渲染悲凉心境的凌乱,实则脉络暗藏,不失为一篇沉郁而精工的佳作。

3、史达祖:夜合花

《夜合花》

史达祖

柳锁莺魂,

花翻蝶梦,

自知愁染潘郎。

轻衫未揽,

犹将泪点偷藏。

念前事,怯流光,

早春窥酥雨池塘。

向消凝里,

梅开半面,

情满徐妆。

风丝一寸柔肠,

曾在歌边惹恨,

烛底萦香。

芳机瑞锦,

如何未织鸳鸯。

人扶醉,

月依墙,

是当初谁敢疏狂!

把闲言语,

花房夜久,

各自思量。

赏析:

此词为春闺思妇怨伤之作。上片写相思怨伤。“柳锁”二句借莺蝶的一“锁”一“翻”,映衬了思妇触物伤情,见柳莺而生愁,见花蝶而梦破的惆怅。“自知”句以“潘郎”代指情郎,交待了她的愁伤都是为了情郎。“犹将”句则暗用“桃花脸薄难藏泪”(韩偓《复偶见三绝》)句意。“念前事”三句追忆往昔与情郎相处情事,害怕春光流逝,遂与情郎及时游赏春光,早春时情侣去悄悄窥望酥雨飘洒的池塘。“向消凝”三句隐然流露了对情郎不归的怨伤,也描绘了思妇似梅绽芳艳的梳妆之美。下片伤今忆昔。“惹恨萦香”,言其愁恨如萦绕的香缕缠绵深长。“芳机”二句既流露出欲与情郎鸳鸯成双的心愿,也隐喻了今日鸳鸯离分的孤独处境与遗憾空虚。“人扶醉”六句追忆当初与情郎月夜幽期约会情景。“人扶醉”指思妇扶着陶然欲醉的身子赴约的情态,两人见面后,都拘谨自持,不敢疏狂,只扯些闲言碎语,似乎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!词人生动地描绘出思妇初次幽会时的羞怯、拘谨,给予她以深刻而甜蜜的回忆,达到以昔日欢会反衬今日悲愁的艺术效果。

4、史达祖:三姝媚

《三姝媚》

史达祖

烟光摇缥瓦,

望晴檐多风,

柳花如洒。

锦瑟横床,

想泪痕尘影,

凤弦常下。

倦出犀帷,

频梦见王孙骄马。

讳道相思,

偷理绡裙,

自惊腰衩。

惆怅南楼遥夜,

记翠箔张灯,

枕肩歌罢。

又入铜驼,

遍旧家门巷,

首询声价。

可惜东风,

将恨与闲花俱谢。

记取崔徽模样。

归来暗写。

赏析:

本词为悼亡之作,题材及想法都似周邦彦的《瑞龙吟》,边寻访,边回忆,但此首遥忆之辞较多。上片写访寻恋人旧踪。“烟光”三句以“多风”为主体,描画了一幅烟光闪烁,柳絮纷洒的暮春景象,既交待了访寻恋人的时节,也借柳絮渲染了缭乱的愁绪。“锦瑟”八句描摹出恋人对自己的刻骨相思。下片忆昔伤今。“惆怅”三句追忆南楼长夜、张灯歌舞情景。“又入”三句写词人因“记”而寻,追寻旧日踪迹。“可惜”四句写此次寻访的结果:东风将她的相思怨恨与“闲花”一齐带走了!暗示她的青春夭折。本词遥忆之辞较多,且由今及昔,由昔之人推想昔人之泪、昔人之梦,甚至昔人苦惦己而“自惊腰衩”之态,如此思虑层深,亦可知词人对恋人的刻骨相思。

5、猜你喜欢: